菲律宾BC的前世今生

前言:为了让行业内人员了解和分享行业的发展经过,特写此文抛砖引玉,目的是引起大家的讨论,让大家回顾行业历史,抵制部分黑公司,避免将行业推向危险的极端。此文由笔者本人的经历和对行业内早期人员的采访为根据,其中必然有不全面和遗漏,或者错误,请大家添加、补充和纠正。


公元1977年,菲律宾pagcor成立。

公元1977年,当时的中国刚从十年文革动乱中摆脱出来, 邓小平复出在即,一场经济大变革即将在中国大地上拉开序幕。中国即将从一个闭关锁国的极端共产主义国家转变为一个市场经济的现代化国家。 而此时的菲律宾也在和平稳定发展中进一步开放了自己的经济政策,菲律宾政府批准成立了Pagcor(菲律宾博彩游戏公司)作为政府独资和自营的博彩公司,随着博彩业的发展,pagcor慢慢转变成了以授权、规范和管理菲律宾其他博彩公司的政府机构。 菲律宾pagcor成立,代表着菲律宾博彩行业的合法化和正规化。 但在那个没有网络的时代,博彩产业也仅限于离岸人工岛的实体赌场,后来发展到岸上实体赌场。
一直到30多年后,马尼拉Makati区才出现外籍华人投资注册的线上博彩公司。


公元2009年。 Ayala大道的星星之火。
当时的Makati欣欣向荣,新建成不久的菲律宾第一高楼PBcom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耀眼的银色光芒, 高楼林立的Ayala大道随处可见各大银行的总部,是菲律宾无可争辩的金融中心。每天早上这里都有形形色色的职业人员穿梭在各大办公楼之间,其中不乏穿着西装和职业裙,打扮体面商务范十足的华裔女青年,出入于菲律宾最高端的两个办公楼Pbcom
和RCBC,她们正是第一批BC从业人员。当时以PBcom大厦和RCBC大厦内为代表的bc公司基本上全部是外资和台资,员工也是以海外华人为主,公司正规,福利较好,一天8小时,一周至少休息2天,员工素质和个人能力也非常高,不管是什么岗位的人员,几乎都是受过高等教育,英语流利的年轻人。 那时候的公司非常国际化,也非常本地化,公司全部用注册文件上的英文名称,不会另外取中文名。休假制度也严格遵循菲律宾法律,公司管理层人员对当地法律和文化非常熟悉,与当地政府机构之间也都是遵循直接、廉洁、自信的处事原则。 不会像后来很多中国大陆来的小公司在当地政府面前唯唯诺诺,自惭形秽,不是贿赂官员就是抱团自闭。


公元2010年。克拉克的崛起。
马尼拉以北80公里处的克拉克自由贸易区成立后,由于其开放宽松的政策吸引了大量外来投资者。 其中香港新赌王林英乐投资的Fontana度假村本来是运营水上娱乐、实体赌场和休假度假的。但是由于其别墅式酒店大量闲置,于是开始租给网络bc公司在别墅酒店里实施办公。 由于其高度的封闭性和强硬的后台,很快就吸引了大量的bc公司投资者进驻,几年后达到了一房难求的火爆场景。

公元2014年,索莱尔东方集团的兴起。
2013年solaire娱乐度假区完工,东方集团开始租用其中的solaire Theater大楼并挂bc牌照,虽然严格的说Solaire不属于Pasay区,是在Pasay区的边界,但是却预示着pasay区福建派系公司的崛起。从这个时候开始,福建派系公司的特色管理方式开始普及,例如开始以低福利,高强度的岗位招聘大量的低学历员工,同时也开始在当地政府面前变得心虚和不自信。各种保关,给小费,针对中国人的敲诈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兴起的。


公元2016年,克拉克的覆灭。
经过6年的发展,克拉克Fontana 已经人满为患,巨大的需求导致度假村内异常繁荣,内部超市,餐厅,物业和各种配套服务费飞涨。 度假村内已经出现一房难求的火热场面,这个时候的Fontana已经到达了巅峰,但是盛极而衰,fontana由于林英乐和菲律宾新任总统杜特尔特之间的私人恩怨而遭到全面搜捕,整个度假村被禁封,克拉克bc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一时间,克拉克的公司纷纷转移到马尼拉和其他地区。



2017年,群雄并起。
随着2016年克拉克的覆灭,大量的公司转移到马尼拉,克拉克事件造成的行业混乱在春节之后慢慢恢复正常,很多公司的业务在几个月的奔波不定中受到抑制,在再次安定之后,经营状况反而得到了反弹式增长。新的公司也如雨后春笋一样遍地开花,马尼拉各bc大楼和周边的小区房租大涨,bc牌照运营商为了满足不断增加的公司,于是在马尼拉南郊的Alabang和Las Pinas的一些高端办公楼挂牌bc运营资质,引进了一大批公司。此时的菲律宾bc行业处于群雄并起的状态,位置上从以前的Makati集中模式到马尼拉遍地开花。管理模式上也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2018年,趴赛的时代。
2018年是pasay区的bc行业扩张最快的一年,因为bc牌照运营商在此前几年签约了Pasay区很多大楼,在2018年的时候陆陆续续开始招商,各大公司进驻之后面对空旷的的办公室都开始疯狂招聘, 也就是这段时间,各种鱼龙混杂的小盘口也混入其中,为行业的名声埋下隐患。



2019年,激进与疯狂
随着bc行业的盛行,大量闻风而来的小规模投资者在利益的驱使下盲目进驻bc行业,他们资金有限,无法进行长线投资,他们急功近利,只图一时利益。为了快速盈利他们操控后台,让以前客观公正的投机性概率游戏变成了恶意操控的套路游戏。 各种“杀猪盘”层出不穷。
为了节省开支,这种公司甚至将费用转嫁到员工身上,离职需要赔付高额的招聘返佣,再赔付各种匪夷所思的杂费。过度地市场推广和招聘让这个行业在国内已经是家喻户晓,而各种黑黑盘口造成的负面影响也越来越大。


未来展望:崩盘还是共存
中国bc从业者在菲律宾的剧增引起了菲律宾当局的重视, 当局意识到这个行业里有更多的油水可以捞,于是进一步加大对bc行业的各种税费的征收额度。行业内各公司的成本开支越来越大,竞争对手也越来越多了,但是客户群里却没有多大的变化。 好比分蛋糕的人越来越多,切蛋糕的成本也越来越高,但是蛋糕却并没有变大。

为了不被挤出局,不择手段的黑盘可能越来越多,行业的招聘和业务的推广也会越来越难,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将行业推向了危险的边缘。如果一直那么发展下去的话 , 在各国全规模打击bc之前崩盘后再生反而是最好的出路!

和宏观经济一样, 有牛市必定有熊市, 有发展就必然有萧条。 而最健康的经济环境就是在泡沫不是那么严重的时候崩盘。 Bc行业也是如此,最健康的行业环境是2009-2015年之间,或许需要一次小崩盘来回到那个环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