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死神争夺20%的存活率!菲疫情之下夹缝而生的癌症儿童

由于新冠疫情的到来,原本就在抗癌道路中艰难前行的菲律宾儿童将要面临更大的生死考验。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癌症是全球儿童死亡的主要原因。在发达国家,80%以上的患癌儿童可以治愈,但是在许多中落后国家中,只有20%的患癌儿童可以治愈。显然菲律宾属于后者。

 

菲律宾大学也在2020年9月表示,菲律宾每年有有近3000例儿童癌症新病例,估计其中一半患有白血病。

 



约翰是菲律宾数千名患小儿癌症的儿童之一。对于年幼的约翰来说,抗癌是一场艰苦的战斗。他的母亲玛丽一直没有放弃过对他的治疗,即使他家庭一共有7个孩子。

 

自3年前被诊断出以来,约翰一直接受定期化疗。但是,由于新冠疫情爆发使公共交通受到限制之后,玛丽对孩子的治疗感到万分无奈。


 

疫情致交通封锁和献血者减少

 

菲律宾政府在3月17日封锁吕宋岛时,也暂停了所有公共交通工具的运行。

 

据世界儿童癌症组织称,菲律宾有80%的儿童癌症患者已经由于居住得太远而无法进行治疗,等待他们的也许就是“自生自灭”。

 

居住在布拉坎的玛丽一家并没有自己的汽车。像许多其他通勤者一样,他们之前都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幸运的是,在她所在社区的帮助下,儿子约翰得以继续接受治疗。让他们感到惊喜的是有时候会有出于帮忙的车辆载着约翰继续去进行治疗。

 

而对于迈拉和十几岁的儿子伦佐来说,疫情带来的困境是输血困难。以前更容易获得的志愿者的献血,而现在变得越来越难,因为迈拉认为人们现在可能更害怕外出被感染病毒。迈拉的儿子伦佐和约翰一样,都患有白血病。

 

迈拉说,她求助于医院的工作人员,问他们自己是否可以成为献血者。一个叫凯思的基金会曾经进行过献血活动,但由于疫情原因而被暂停。

 


伦佐医院的血液售价在1500P至1800P之间。迈拉是单亲妈妈,每月必须为伦佐支付高达7200P输血费用。

 

凯思执行董事洛伦佐说,疫情刚开始时,一些用于癌症患者的药物被困在海关。因此,一些本应维持治疗的患者复发了。也有一些人因无法参加常规检查而死亡。


 

硬着头皮也要去医院

 

血液捐赠者并不是唯一害怕进入医院的人,约翰的母亲和伦佐的母亲对此也深感害怕。即使迈拉每间隔三周要带伦佐去医院看诊作为其家庭“生活的一部分”。她也承认自疫情爆发以来,家人都很担心去医院接触过多人群,但是是儿子伦佐给了她坚持下去的勇气。

 

同样,玛丽和迈拉的顾虑是一样的。但是她说“我的儿子不应该看到我们感到害怕。因为这是我们要一起面对的事情。”

 


约翰去医院时,首先要将他的全身武装得像一个包裹,妈妈会给他穿上防护服再去医院。对于伦佐来说,他的母亲也是确保他始终戴上口罩和面罩。

 

疫情之前,伦佐曾经能够和他的堂兄在外面玩耍,但是现在他唯一可以自由活动的地方就是他的房子和医院。


 

来自患癌儿童家庭的呼吁

 

一名专家表示,在菲律宾成千上万的癌症儿童中,三分之二的患者被诊断为晚期。

根据菲律宾情报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菲律宾共有130家医院为儿童治疗癌症,但只有3家拥有专门的儿科肿瘤病房。马尼拉大都会区有2家,达沃市有1家。

 

早期研究表明,患有癌症或其他现有疾病的人如果感染上新冠病毒,则有更大的死亡率风险。 


 

而对于需要和癌症对抗的孩子来说,这显然是一条漫长的路,对于他们的家庭亦是如此。作为患癌儿童的母亲,迈拉和玛丽也有自己的期许,她们呼吁当局能有相关完善政策惠及所有癌症儿童。

 

迈拉希望政府使血液单位免费开放。如果政府将给予重视血液,并且免费供应。这将直接解决癌症人群的用血问题。”

 

同时,玛丽呼吁终止政府官僚机构的行为。她说,当她从一个办公室寻求帮助时,她会被转到另一个办公室。然后下一个办公室会告诉她第二天再来。

 


我希望政府优先考虑患有癌症的孩子。他们不应该让我们继续回来。如果我们不是真的需要帮助的话,我们不会与他们接触。”玛丽说。

 

病痛时有,在这里一切苦难的原罪主要来自贫穷。无论是约翰或是伦佐至少还在积极的治疗中,而因经济原因和疫情原因停止治疗的菲律宾儿童更是在生死沉浮中来回折磨。

 

20%的治愈几率只是一个客观而理性的数字,在菲律宾却是无数儿童被命运筛选之外的无奈!


发表评论